尘缈

后来梦到你却不知与何人说起

温晦

_(:_」∠)_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。喜欢他不久他就便当了。

呦呦鹿鸣……哇的一声哭出来

鹿鸣碎了。

下辈子我要做个藏剑……我也想要子母剑……_(:_」∠)_


月亮脑洞(其三)

“对幼儿依旧如此仁慈吗。那你自行寻一具躯壳吧。”

“谁?”可是黄月英惊讶在,刚刚她震惊之余却提不起警惕的心。


“嗯?……想起来的太多,一时忘了我倒也不奇怪了。柳鹔。”


黄月英最惊才绝艳的一世,将神机属性开发到人体极致的柳鹔。她隐瞒自己的第二属性,不顾诸葛亮劝阻,执意打开太虚境之门——再也没有回来。

当天是癸亥日。

只有当时作为哈士奇的魏延和柳鹔的机关兽守着他。

当诸葛亮恢复,只看到已经失去灵性的机关兽,和魏延一张委屈巴巴的狗脸。

诸葛的不安应验了。

可是柳鹔走的太干净,完全无线索,甚至于最后他不敢再多算下去。也无法面对内境里那个明明看上去不大,却感觉掉下来能砸穿他脑袋的真相球。

而太虚境中发生的事像被浆糊糊住的纸一样。黄月英对柳鹔最后死因也毫无印象。


后来转世,诸葛曾经让她拿回部分记忆,其中就包括柳鹔的,可是柳鹔死前并没有接触过诸葛,司马懿也没法复制出这一段记忆。


她的死因已成了一个谜。


因为血缘关系而有了第二属性的特例——柳鹔,被奇怪的人盯上并签订契约什么的,似乎不是不能接受。

至于签订什么契约,那个声音到最后也没说清楚,只留了一句:“啧,太虚境那帮杂碎……你最好快点想起来,答应我的事没做到,会死掉的。”


“……和他一样?”她淡淡地问。


“行了。他还没死成呢。灰飞烟灭,跳出三界……嗤,谁给他的自信。真当我吃白饭的。诸葛……”声音渐渐消去。


最好快点想起来。

还有那句“会死掉的”,怎么听怎么像劝告,之前也并没责怪她的妇人之仁,这可不符合这种神似幕后黑手的人设啊。


然后原本消去的声音突然插来几句更崩人设的:“对了,你家先生可不像是个对‘自个儿’善心大发的,等他真的出现,保不准就是‘诸葛亮’了……你可想清楚,如果拗不过这边的‘道’,可就是把小丫头送到老妖怪嘴里了。”


黄月英愣了好一会儿。那个声音不再响起过,内境安静如死地。

啊,这是个有意思的题 ,她也想看看他会如何抉择呢。她并没有改变想法。

那么……先找身体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ooc 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接下来月英要选择一个观众夺舍,究竟是谁那么幸运呢?= ̄ω ̄=


关于之前的月亮脑洞

这个脑洞很不成熟,只是在拼命想,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啊,玉石轮回的目的是什么呢,为什么司马懿非救孔明不可,为什么最后月英居然会突然不“善解人意”(诸葛亮语)把真相告诉刘备,华佗和大乔的父亲之间发生了什么,新出现的秦小哥(忘了是不是这个)看上去就像背后有一堆家族故事……

太多疑点了。

换主笔以后感觉诸葛先生有点ooc ……最后感觉有点成了那种什么都说而不是在心里想的人。他叫魏延提醒他下一个甲子找出来的人,被他提前全算出来了,是什么在逼迫他呢。

我想来想去就是不知道真凶是谁(´・ω・`)

于是我脑洞开出六合八荒,打算去他的真凶,原著线索渺茫,第二季遥遥无期,不如我撩袖子自己当真凶算了(划掉)

最后,我文笔有限,所以就写点言情自娱自乐好了。(´・ω・`)什么ooc我是察觉不到的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沙雕梗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没有人想看月英cos 司马懿洞房吓诸葛这种沙雕梗


(ಥ_ಥ)(醒醒不会有人想看的)


月亮脑洞(其二)

接上文。假如按照诸葛亮的剧情走,他死了,事情还没完全结束。但是追查中月英觉得疲惫不堪,在一次做机关失误后,伏案长眠。

醒来,发现自己在一个小姑娘身体里。

她并没有惊讶,甚至觉得这是上天难得恩赐的调剂。

如果不是如此,她也会去寻找一些新奇趣事,不然真的是活着等死的生活了。

被安排了呢。她在虚空中露出一个只留了条缝的眯眼笑容。

观察数天后,她确定,这个叫黄净的姑娘就是将来的“黄月英”——不是她的第几个前世,是一个她从未到过的三国。

为什么这么说……大约是,这里没有奇怪的发色瞳色,而小姑娘也和记忆中的自己一点儿也不像,反倒是极其符合历史上记载的“黑肤黄发”的样貌。

从其他人的眼睛里可以看到,黄.真.黑皮黄毛丫头.净,人如其名,有一双干净到过分的眼睛。

也许和她尚且年少也有很大关系,孩子的眼睛总是清澈分明的,孩子的汗水都带着干净的阳气……嗯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。

这孩子能感觉得到她,她猜想。

如果能看得到她的表情,大约是那样温柔的。

黄月英已经好几世不曾有过子嗣。她突然意识到这一点。子嗣对她来说似乎是很遥远的事了。

她又想起了连他的灵魂碎屑都没能见到的那一天。

先生。

她想起每一世的相遇。

先生。

都无例外的,都一眼就能刻在心底的面孔。

先生。

砍不得绕不开的记忆,这个把她从原本的人生中撕裂开的人。

诸葛孔明。

“娘,娘……呜……”黄净只能虚弱地呼唤与啜泣,蔡夫人抱着她弱小的身躯不断安抚,失措地轻微颤抖着。

小姑娘的头很疼。她觉得肯定是那个姐姐难受啦。

黄月英突然明白了什么。毕竟诸葛亮对这些再了解不过了,她以往看书又看的杂——如果她的灵魂再这样强烈波动下去,幼女的灵魂会产生“共振”,最终甚至会与她融合,也就是消亡。

我还能如何呢,她对着虚空无奈地叹道。

暂时……我不该想起你了。至少为了这孩子能好好地活下去,遇到另一个你。


月亮脑洞

如果,走诸葛想要的那个结局,月英并没有阻止。

后来发生的事诸葛再也看不到了,到底是谁让玉石现世呢,月英一开始还在麻木地追查,好像延续着什么,好像某个总是鞠躬尽瘁的人啊,还活着。

直到有一天做她喜欢的机关时突然伤到手。

她突然明白了,带着这些记忆的她,原本也疲惫到恨不得死去。

虽然再也不用担心在他眼里容颜老去,但是活着的热情已经淡的越发不明显。连爱好都成了要完成的负担。

其实早就如此,只是之前一直被需要着。对完成诸葛目标的执着,不容许她恍惚而已。

她望着自己的双手。

一双能创造“神机”的,奇迹般的手。可是这双手不是钢筋铁骨,会老会累。

她把脸埋在带着血迹的掌心,弯下脊背,趴在工作台上,长眠不醒。


同人月亮和原创月英成图。
我真的填不完板绘坑_(:_」∠)_

月亮超好吃!
我爱这一对!
孔明衣着参考漫画扉页,月英衣着发型私设
背景待完善
(完了,一般说了这句要坑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