尘缈

后来梦到你却不知与何人说起

画夫人。

用3d 模拟出的动作作参考。但由于我不是很会用,显得有点僵硬。只能通过衣物掩饰,然后持剑的手对着自己拿笔的手比划了半天(ಥ_ಥ)

中元,与神秘的守墓女子。
七月半,鬼门开,阴风起。
而此夜临前,竟暖的不似人间。
而你所守之地,静的就像一座碑。
阅尽千帆,风吹草动,心无微澜。

水彩局部
其实已经画完了,真的_(:_」∠)_但是还是没胆子发全图

水彩局部。按《诗经草木绘》教程画的,非临摹,吹爆这本书

【双暗】人间寻常

景逸没受重伤,也没中毒。

作为一个砍怪狂魔,“站到我身后”这句话,很多年没人敢对她说了。

她挑眉一打量背对她的身影。

然后听着这个暗香男弟子缓缓又不容拒绝地,再说了一遍:“师姐,站到我身后。”

她嘴角勾了点微不足道的弧度,道,好啊。

从那日萍水相逢开始,他们形影不离。

师弟名叫任惊寒。

当然,被人保护的感觉很好,但并肩作战的感觉更好。

相依砥血。

咫尺天涯。

“师姐看上那个华山了?”他轻声问。

“你不是也有云梦小姐姐嘛,惊寒?”她的目光凝在华山消失的山崖边。

他从背后轻轻抱住景逸的肩,很快松开。

景逸没有回头,拍了拍他的手。

一起刀口舔血有什么好。

若能有个人让他站到身后,她不愿成为阻碍。

……

“师姐。”

只是偶尔耳边似乎能响起一道熟悉的,轻缓温柔得不像个杀手的声音。

她躺在血泊里,眨了眨疲倦的眼:“欸。”

……

任惊寒和云梦赶到时,景逸的化尸水已经作用得差不多了。

他沉默收拾出折成数段的匕首。

“我果然该一直跟着你的。”

云梦看着他,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。

毕竟……她无语道:“哥,嫂子在这边,”她从山石后探出头,“她身上的毒太多,我不敢乱动。”

那滩血水和匕首都是她的诈。若不是任惊寒是暗香,估计已经被匕首毒成又一滩血水了。

他愣在原地,不敢动弹,匕首砸落在地,发出他杀手生涯中最刺耳的声音。

他想抱起用血蒺藜护身的师姐。

她其实很能保住自己的命。但是他早就知道,她保护不好自己。

华山比他快一步。今日华山换回女弟子装扮,但抱起浑身是毒的暗香时没有半点迟疑,决绝干脆。

“医者,何用。伴侣,何用。”华山一句一刀。戳得人咬牙切齿。

直到景逸回暗香复命,重新购置了匕首,从刀堂转到香榭,都未再见任惊寒。

也没向华山问起过。

虽然景逸一醒,华山就把云梦是任惊寒的妹妹这件事与她说了。

但景逸微妙地摇头一笑,就像没听到过。

“年轻时太拼命,江湖这么大,我还得留着点命看。”

他们的路是不同的。

他不需要她了,她也不是非要他。

只是往后梦到他,也不足与谁人说起了。

人间寻常路,情深葬幽谷,露冷溶残躯,初心不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江城子手残半a 暗香在这里祝大家中秋快落(。・ω・。)ノ♡

他们错过不是因为别人。
是因为路不同了。











两天过去了……就这一把破剑让我满意点。

好怀念线稿啊。我当初上色的时候脑子里都是啥啊……

旧稿舍不得上色。用宣纸描了,勾边废。加个滤镜。放飞自我。

下一次见面,你手里拿的就是柳叶刀了。我愿意把我抓到的食死徒都让给你切片——致我的拉文克劳姑娘。